收藏本站
我们门店的“老人”


每个时代,都有敢于中流击水的创业先锋。每个行业,都有甘于平淡、坚守岗位默默无闻的奉献者。在我们南岳门店,就有这么一位“老人”,他的女儿恰好跟我同年,而我却有幸跟他成了同事。年少的他曾经扛过枪,打过仗,从部队转业后,来到了新华书店,一干就是三十多年,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全都挥洒在了图书发行事业上。他就是我们门店可敬又可爱的曹主任。

两年多前,我第一天到门店上班,见到了日后要朝夕相处的同事,这其中就有曹主任,那时候第一眼见到曹主任,心里就不免有点紧张和纳闷。紧张的是曹主任见到我时,并没有像其他同事那么热情,当经理请曹主任跟我们新员工说几句时,曹主任操着他的南岳后山口音,表情严肃地一下子说了很多条门店制度,刚去第一天的我生怕落了哪一条没记住。在紧张之余,难免又心生疑惑,曹主任看起来年纪比较大了,为什么还在基层的门店呢?他跟门店80后的同事相比,会不会很难相处呢?在后来的相处中,曹主任却完全颠覆了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他就是一位可敬又可爱的“老人”嘛!

还记得去年端午节前的一天,我跟曹主任当班。早上,曹主任晃晃悠悠地走到书店,我当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等他走到收银台,在我身旁坐下的时候,我闻到他身上散发着很重的清凉油味。我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但他不以为然告诉我只是有点头晕。可是没过多久,他说他的头越来越晕,眼也越来越花,我有点着急了,劝他回去休息一下或者去看医生。可是固执地他还是要坚持上班,还一边不停地捶打自己的头部,试图缓解疼痛。又过了一阵,曹主任似乎越来越难受,于是他说想打个电话给他爱人,可是却突然怎么也记不起家里的电话,我见状更着急了,一直催他赶紧回家,他却还是固执地在念叨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后来紧急送到衡阳附一医院以后才知道,曹主任这次是脑出血,如果去医院再晚一点后果不堪设想。经历了这次这么突然的病痛,我们都以为曹主任不会再回来上班了,他的身体也不适合再上班了。可是,休养了一段时间后,曹主任又主动来上班了。他看到门店的吊扇脏了,依然会拿个楼梯把吊扇一一拆下来清洗一遍再装上去,还乐此不疲。只要他在门店,谁也休想在他眼皮底下私自夹带图书出去,就是有贼心也没贼胆。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想说,在我们南岳门店,“店有一老,如有一宝”。曹主任在书店从业三十多年,从以前的纯手工记账,到现在的电子信息化管理,曹主任是看着这个行业一步步改革和变迁的。虽然只有几年就要离开自己奋斗一生的岗位,但他依然会尽其所能发挥余热。遇到门店有难收的账款,曹主任总会一次又一次的“登门拜访”,直到对方付款为止。遇到新出的政治类书籍,曹主任会主动向熟识的单位上门推销,以增加门店销售。曹主任还一直教导我们,店里来往的账务一定要清楚,我们内部员工拿书出去没付款的一定要手续齐全,他是这样教导我们的,也是这样做的,所以在他负责门店管理的多年里,从来都没有超出盘亏范围外。

曹主任还是位可爱的“老人”,在我们书店,他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段子手。他喜欢回忆过去,滔滔不绝地说着过去的人和事,而我们就是他忠实的听众。最近他也跟上了时代的步伐,玩起了微信,微信的头像设置的是一张他年轻时的军装照,英气逼人。我们故意笑他是在哪里下载的这张照片,他却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们就是他本人。有好事的同事还故意拿他打趣,说他年轻时那么帅,是不是迷倒了一片越南姑娘?曹主任还得意地告诉我们,那时候天天都有个越南姑娘给他送水果吃。于是,这种曹主任在说,我们在笑的模式每天在我们书店上演着,在这种快乐的工作气氛下,我们同事之间的相处也都非常融洽,我一开始来书店时面对曹主任的紧张和疑虑更是早已消失殆尽。

曹主任是我们书店的“老人”,更是千千万万个书店前辈的缩影。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老一辈新华人立足本职工作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我深深地意识到到每个岗位都有一份沉甸甸责任,而每一个平凡的岗位上都见证着平凡新华人的不平凡。时代在变,一代又一代的新华人在更迭,但我相信,我们新华书店“为读者找好书,为好书找读者“的理念不会变,新华书店的事业在一代代又一代新华人的努力下会走向更辉煌的明天。